涟子清

同人/时不时瞎说说。

2018.2.3 & 2.4 乌豆及大表哥音乐会repo

先说Oedo。

语言已经退化到人美歌甜这种形容了。

之前基本上就只听过几首这个状态,茫茫然去听乌豆小哥哥,全场都很棒啊QAQ

特别喜欢Moving Too Fast的潇洒劲儿、 Johanna的温柔深情、Again那种泫然欲泣 还有 冷星!

好喜欢他一曲唱完的MC那个So……

真可爱。

尤其是跟着唱爵士的时候扭起来。

总之茫茫然去听也是能脑补这个故事的。

再吹一发和丽东老师一起唱的Sun and Moon; 看到现场的 Der Einfache Weg 四舍五入已经是一场德扎了。

啊啊还有Broken Wings,看网易云音乐有gn说译成断袖=)...

2018-02-05

2016.10.26 仏英旧文 重逢的故事

重逢的故事


亚瑟·柯克兰单手解开领口的一粒扣子,瞟了一眼斜对角打电话的,身材稍稍臃肿起来的男人,那个人手指敲着扶手,他已经把声音压低了。大概是一个工作电话,亚瑟体谅地低下头,继续看《经济学人》,悄悄舒展一下肩。

希斯罗机场第五航站楼的休息室基本上是安静的,是教养也是英国人生性含蓄共同促成的,令人满意。亚瑟允许自己露出一个小小的微笑。他选择希斯罗机场,很大程度上是喜欢那种干净明快,漠不关心,以及承重的钢铁堪称举重若轻、轻盈的姿态。

即使是去巴黎,这样的旅途开始也让人抱怨不了什么。

他曾在巴黎度过四季,他也在年轻时造访巴黎。

飞机起飞时,已经过了下午7时,亚瑟无奈地笑了...

2018-01-27

2017总结

今年年末-年初-期末这段时间又和一直以来的没什么不一样地过去了。

2017年会是转折点吗?

之前在看日综的时候,北野武先生跟稻垣吾郎先生说要心怀感激地看待转折点。

对于我来说今年有些事情来得确实太过幸运,很难说是努力的成果。

上半年高考无事终了,之后暑假一直在瘫,下半年在学校里面学习的同时又在做一些自己并不十分认可的事情。

7月份的时候说自己下半年会好好学日语,或者说自己长久以来都时不时说要好好学日语,结果是12月临考熟悉题型两周。

难以让人满意,但是心怀侥幸的一年。

人不太可能靠着运气有所建树。

没有好好输入,但一直被迫输出这种状态。

认识新的朋友,进入了新的环境,然并没有...

2018-01-02

就算你推もしも是为了某某人,他推water lily跟你是没关系的。
18岁的洋次郎这样唱着,32岁的他还是一个人生活。

2017-11-05

看电影的时候他换了座位,我知道是视角问题,但还是难过了。
他把手肘支在大腿上身体前倾,全神贯注。
我偏过头看他。
我也是想看高司令的。
说不上是绿色还是蓝色的海洋的光投影在银幕上,他在电影院里的侧颜随风暴里的海明明暗暗。

如果我能拥有这个人的全神贯注。

恐怕是梦中之梦。

回来的公交车上,我看着他的手指,我想吻他。
电影院里就想吻他。

但还是希望他只看着我一个人。

恐怕是梦中之梦。

2017-11-02

2017.2.6 乘风破浪杂谈

《乘风破浪》这部电影本来我没什么特别的期待。

韩寒的电影,之前看了《后会无期》,觉得至少他试图迎合我。观影前看了一篇优秀的影评讲他电影的叙事、留白、台词的抖机灵之类之类,总之看之前就有所预期。

看完之后跟朋友聊起来,她跟我提到女权。

??????

我简直可以用“?”来做分割线。

在我个人体感这电影跟女权关联度不大啊,她提示我看看徐娇微博,以及《韩寒糊到地上,乘风破浪反转不了,但女性仍是最大输家》。


简单谈谈我们意见向左之处。(我只是看了电影,微博常年不上,长文《韩寒糊到地上,乘风破浪反转不了,但女性仍是最大输家》也就看了两遍,驳论文也并不想写,我正务并非在此。)

略作思考,提...

2017-02-06

【忘羡】与兄书

AKA我有特殊的辩白护妻技巧

时间为应血洗不夜天受罚后,曦臣劝诫忘机不要再救无羡,忘机写信答之。本来想再礼节繁复些,后来想想忘机估计仍是气淤心伤,再者兄弟间,所以嗯ooc算我的。

还有其实我古文也是半通不通,敬请雅正

哇啊啊啊有人赞我惹,受宠若惊

————————————————————

兄曦臣:

湛所以受鞭,兄了然:只道志正直之至,妄念生,所见隘,受蒙蔽,虽为大过,本性使然,无可奈何。

叔公以有违雅正之门训,乃正邪不辨,长辈多与之所见相仿。兄心有明镜,亦知无羡生性豪放,修为精疏,然资质羡人,又不思藏巧守拙,恃才傲物,处处囊锥露颖,无人引之规之。

诛之者其心有侠邪?有义邪?有善...

2016-04-21

碎句

他死在了一座城市到另一座城市的路上。


*呃 ……荷马

2016-04-16
1 / 6

© 涟子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