涟子清

同人/时不时瞎说说。

2016.10.26 仏英旧文 重逢的故事

重逢的故事


亚瑟·柯克兰单手解开领口的一粒扣子,瞟了一眼斜对角打电话的,身材稍稍臃肿起来的男人,那个人手指敲着扶手,他已经把声音压低了。大概是一个工作电话,亚瑟体谅地低下头,继续看《经济学人》,悄悄舒展一下肩。

希斯罗机场第五航站楼的休息室基本上是安静的,是教养也是英国人生性含蓄共同促成的,令人满意。亚瑟允许自己露出一个小小的微笑。他选择希斯罗机场,很大程度上是喜欢那种干净明快,漠不关心,以及承重的钢铁堪称举重若轻、轻盈的姿态。

即使是去巴黎,这样的旅途开始也让人抱怨不了什么。

他曾在巴黎度过四季,他也在年轻时造访巴黎。

飞机起飞时,已经过了下午7时,亚瑟无奈地笑了,好在夏季的太阳尚未落山,机舱内笼罩着温柔的光。

邻座是一个年轻的母亲,神情说得上是疲惫,肩上是一个金发的婴儿,脸颊饱满,细细的金发,在浅蓝色的婴儿服里,在母亲的臂弯里安静地像个天使。她显然度过了一个相当漫长的下午。

亚瑟对那位年轻的女士微笑了一下。他们正在远离的城镇里,有的母亲在厨房里大喊大叫,腿边窜过一对兄弟,长女在帮忙做晚餐,父亲尚未归家;有的公寓里只有电视的声响及荧荧的光;有的酒吧才刚刚有下班的中年男人们进来,跟酒保大声打招呼,啤酒杯上渐渐渗出水珠,桌上留下一圈水渍,啤酒向上冒泡,气氛逐渐热烈。

舷窗外的云层被夕阳镶上金边,阅读灯尚未打开,稍显昏暗的光里,亚瑟感到一阵落寞,一种颇怡人的落寞,就像即使是一个人,也比坐在情人边上却心不在焉要来的好[i]。亚瑟·多愁善感·柯克兰,32岁。

年轻的女士向亚瑟致以抱歉的一个微笑,用眼神示意盥洗室亮起的灯,用不会吵醒她孩子的音量说,先生真不好意思,您能帮我抱下孩子吗?亚瑟扬起眉,表情在尴尬和不知所措之间,女士没再说什么,只是微笑看着他,亚瑟在气氛更加尴尬之前伸过手,接过软软的有着甜香气息的小宝宝。做母亲的露出更真诚的,让她眼下出现细纹的笑,解开了安全带。

亚瑟抱着婴儿,一手轻轻托住他的屁股,另一只手托着他的脖子。那个出来的人在走过他的时候停顿了一下,他抬起头,在抱着孩子微笑的瞬间。

 

弗朗西斯。

 

只是在昏暗光线里的匆匆一瞥,亚瑟也足以认出他了。然后他感受到安全带的压力——他试图站起来,又被迫坐下——婴儿开始啼哭。

 

这或许是亚瑟一生里最难堪的几秒钟,不单单是怀里哭到打嗝的婴儿,忽然的鼻酸,头等舱的注意力都集中在他身上的缘故。亚瑟轻轻拍着孩子,咬住自己舌头,安安静静地感受着狼狈。

 

他构想过重逢,很多很多次。每次和法国公司的合作他都全力以赴,仿佛是周身有铠甲一样无懈可击。他想过在某个午餐会上,隔着整个房间的人,遥遥地举起酒杯示意,然后若无其事地继续跟身边人说笑,用眼角撇到弗朗西斯跟朋友打听他的近况;或是某天在随便哪个城市的人行道上,擦肩而过,匆匆忙忙地交换名片,欣赏他的惊讶和或许是真心的赞美,他会把名片收进钱包里,他或许回走远些再回头。

 

不是这样,不是今天这样。

 

“您的眼睛是绿色的,”亚瑟听到他这样说,“我希望您还喜欢紫色的眼睛。”

 

“是的,我还是喜欢,很喜欢。”

 

 

[i] Before Sunset,Celine和Jesse在公园里的台词



其实他们还会在取行李的地方遇到,嗯就这样吧,辗转了两个电脑找到的练习,16年的文18年初补了结尾orz

APH的设定里面弗朗西斯的眼睛是紫色的吧,我记得是紫色的,不是紫色的我就私设是紫色的。=)

评论 ( 2 )
热度 ( 19 )

© 涟子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