涟子清

同人/时不时瞎说说。

【忘羡】与兄书

AKA我有特殊的辩白护妻技巧

时间为应血洗不夜天受罚后,曦臣劝诫忘机不要再救无羡,忘机写信答之。本来想再礼节繁复些,后来想想忘机估计仍是气淤心伤,再者兄弟间,所以嗯ooc算我的。

还有其实我古文也是半通不通,敬请雅正

哇啊啊啊有人赞我惹,受宠若惊

————————————————————

兄曦臣:

湛所以受鞭,兄了然:只道志正直之至,妄念生,所见隘,受蒙蔽,虽为大过,本性使然,无可奈何。

叔公以有违雅正之门训,乃正邪不辨,长辈多与之所见相仿。兄心有明镜,亦知无羡生性豪放,修为精疏,然资质羡人,又不思藏巧守拙,恃才傲物,处处囊锥露颖,无人引之规之。

诛之者其心有侠邪?有义邪?有善邪?自诩正道,或觊觎其宝,忌惮其才,畏其勇直,或向与之有私怨,大类贪嗔,少以煽风点火,便呈燎原之势。或曰无羡罪大恶极,树敌众多,然射日之征未远,前日为世家子,各家库中尚有宴请之营谋,不期年乃以众欺寡,气势浩然,剑芒星星,以正道之名行讨伐之实。

无羡有何罪?以直报怨耳。身世凄楚,师出豪门,骤罹难,乱稍息,一时群起攻之,其心路人皆知,湛愿舍身取义。

况湛自幼与无羡游,信之甚笃。

弟湛自知罪责深重,负叔公兄长厚望,伤诸亲厚长辈,违素之教诲,亦不为常道所容,致家门辱。兄不避嫌,反悉心相劝,铭感五衷。弟殊深歉仄,请禁闭反省三秋。

若有合纵连横同诛之事,望兄思量,恕弟不能同往。

弟湛伏拜祈兄允,起居安。

敬颂 崇祺

弟湛 缄

2016.4.21

评论 ( 2 )
热度 ( 25 )

© 涟子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