涟子清

同人/时不时瞎说说。

20140713 摇摆 心之念念去死

我不知道是否是生活欺骗了我。

每当我自信满满地宣称:有关L的一切纠结都应该结束了的时候,我总会发现居然、果然还是摇摆不定。其实事情到这一步就是死棋,心之念念的只有我。

我去年春天就写了诗,踏袭自叶芝《摇摆》:

……
河流纵横的原野
在森林之下展开
清浅的溪
流过森林
唱道:
“让她走,让她离开。”

溪流兴起之处
山顶化雪
伟大的太阳
抖去山雪
唱道:
“让她走,让她离开。”

苔藓在幽暗的岩石下
不分昼夜
生长成暗绿
夜莺轻巧地飞过
唱道:
“让她走,让她离开。”


2013.4.29

改一字就很好用,诗歌又能有些什么意义?无非就是移情。其实都不再联系了,何必作贱自己。当作什么都没有发生,放把火烧了吧。我早该做到的,何必存档——梁先生早说了:握得越紧越是徒然,此所谓我执。

玫瑰最后会发现是她安静不语的等待是无用功。
小王子最后会发现凡是花都会死,玻璃罩子是没有用的。





评论

© 涟子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