涟子清

同人/时不时瞎说说。

2017.2.6 乘风破浪杂谈

《乘风破浪》这部电影本来我没什么特别的期待。

韩寒的电影,之前看了《后会无期》,觉得至少他试图迎合我。观影前看了一篇优秀的影评讲他电影的叙事、留白、台词的抖机灵之类之类,总之看之前就有所预期。

看完之后跟朋友聊起来,她跟我提到女权。

??????

我简直可以用“?”来做分割线。

在我个人体感这电影跟女权关联度不大啊,她提示我看看徐娇微博,以及《韩寒糊到地上,乘风破浪反转不了,但女性仍是最大输家》。


简单谈谈我们意见向左之处。(我只是看了电影,微博常年不上,长文《韩寒糊到地上,乘风破浪反转不了,但女性仍是最大输家》也就看了两遍,驳论文也并不想写,我正务并非在此。)

略作思考,提炼为两点。

一是创作者与作品。

朋友跟我一开始就表明了立场,她恶心韩寒这个人,我看了长文作者她也是粉转黑。

但是作者的观念真的会忠实地反应在作品中吗?你感受到的作者的观念真的是他(她)的个人表达吗?除了从作品中自行感受提炼评判这个作者,其他方法似乎并不普适——可是我想说的是,为什么一定要评判这个人?

是的,这个人是公众人物,这个人希望你去评判他(她),网络平台甚至怂恿你的评判,一个公众人物也没什么评判的心理负担。

你不过是想评判一番罢了,就像我现在,也只是想评判一番(以彰显我有真知灼见,其实未必有高于你的地方)。

故当长文从韩寒其人谈起,我就没有仔细阅读的冷静。

是,这是一篇“热笔”。

如果我是一个素养良好的人,我会毫不突兀地在这里引援对瓦格纳的作品的体验、《奥林匹亚(1938)》, 但是我现在赤裸裸地说出来了,以证明作品与作者,在我的概念里是可以分开谈的。

宕开一笔,作品生硬地迎合主流或“政治正确”观点,如:Sherlock: The Abominable Bride(2016),结尾关于正在崛起的另一半、必输的战争的说教……我更希望魔法特和麦哥使观点通过叙事、镜头语言、总之不要说教的方式呈现,譬如《阿浅来了(2015)》、Frozen(2013),对女性也足以担当重任就有很好的表达。

二是关于女权

到底为什么长文作者会那么激烈地反对一部以理解父亲、兄弟情为主题的电影《乘风破浪》呢?

因为主题曲歌词节录如下:

  在你嫁给我之前 / 我有话要对你说 / 也许我的这些话 / 让你听了不好受

  反正你得听我说 / 说说我的心里话 /

  因为今天喝的多 / 所以才敢对你说 /

  你在每天晚上 / 不能睡的比我早 / 你在每天早上 / 不许起的比我晚

  饭要做的很香甜 / 打扮起来要大方 / 还有婆婆和小姑 / 都要和睦的相处

  你不要忘记 / 你不要忘记

  我是一个没有本领的人 / 我这个家全都靠你 / 全都靠你呀全都靠你

  家中的事只有你 / 只有你才能做得好 / 不要指望我 / 我是个凡人


这样的歌词会让有些人难以接受,我想不单是不以大和抚子、温顺的家庭妇女为目标的女性,也有那些不打算完全依靠太太的男性。

既然已明言“我是一个没有本领的人 / 我这个家全都靠你 / 全都靠你呀全都靠你”,为什么义愤填膺?

一个没有本事的男孩子全然依靠太太。

这个表述到底哪里不对?

你告诉我,他对他太太的要求太过分了。

我倒反而想问你是不是指责这个自白全然依靠太太的男性?

你在指责的到底是什么?

是他悄悄地在心里想娶一个大和抚子?

是他没有本事?

是他依靠太太?

我不明白。

我觉得女性值得、禁得住一个男性的依靠,我觉得即使是那种柔顺的家庭妇女也禁得住依靠。

说真的我不知道指责这首歌的人到底指责什么?

到底是背后的什么观念——男性希望有一个温柔的太太吗?

你告诉我一个温柔的太太到底哪里不对?

对温柔女性的固有观念会阻碍你升职,阻碍你的“me-time”,使你过去、现在、将来承担更多家务,使你难以发展自己的个性特长?

真的是这样吗?

在你一股脑把招弟、迎弟、盼弟*的悲惨事迹统统归结于固有观念的时候,在你把传统文学作品中女性虚化的描写归结于固有观念的时候,当你义愤填膺之时,先问是不是

最后,我以为的女权主义者是那些准备承担或者已经承担一个现有社会中男性的责任于是谋求同等地位利益的人;是那些相信男女有生理差别,社会分工不同也坚持人可以选择自己的活法的人。

别侮辱这个词,不要侮辱这些人,如果你只想着权利,只想着要求尊重,只想着更多选择又攻击别人的选择。

我从来不想要什么女士优先,我也不想被世界温柔相待,我也不期待有谁护我一世无忧,因为我会好好学习,认真工作,我相信我劳动应有的价值,我相信同工同酬,我就算被人如此要求我也不觉得有什么大不了,我哪怕被人依靠我也不觉得有什么大不了——我做到不为别的,我想,我喜欢满足我喜欢的人,だからなに?

女性不是生育工具,但是期望做母亲是没有错的。

女性可以坚强自立,但是依靠别人也是一种选择。

依靠别人的那个女孩子或许不是女权主义者,但是攻击希望有一个温柔妻子的没有本领的人的你就是了吗?

女权主义者是一个值得骄傲的称呼吗?

我想说是的,他们*会挑战有些固有观念,承担责任,选自己的路。

他们勇敢而自信,他们就算温柔也不柔弱。

别让这些人自称平权主义者。


考虑一下还是写明白的两点:

*代指中国乡村的重男轻女现象,为叫这种名字的姑娘汉子道歉。提到这个完全是因为之前提到的《韩寒糊到地上,乘风破浪反转不了,但女性仍是最大输家》。

*我从来不觉得女权主义者特指女性,但是或许有人觉得呢?


评论
热度 ( 1 )

© 涟子清 | Powered by LOFTER